遇害女童仍未火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痛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lspsanalytics.com/,遇害女童仍未火化

导读:遇害女童仍未火化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痛心!这一天,是小琪的 头七 。挂着小琪遗像的住宅并不是她的家,而是 13 岁男孩蔡郁超的家,两人的家住在同一个小区,作为邻居,两人曾上过同一个托管班。

老实、懂事、不爱说话。 是小琪的邻居、老师和父母对她一致的评价。小琪学习成绩虽然一般,但在画画上,却颇有天赋。从上幼儿园时,她爱画画的兴趣就展露出来,父母从那时就开始给她报了画画班,小琪也画得越来越好。

每个周日的下午 1 点半至 3 点,是小琪去美术班学画画的时间。10 月 20 日,吃过午饭的小琪被同样去补课的哥哥顺路送到了美术班,她已经在这里学习素描一年多了,这一天上的是人物速写课,小琪和往常一样表现很好,下午 3 点钟准时画完,就一个人放学回家了。

此时,小琪的哥哥还在补习班上课。贺美玲因为午饭前女儿玩手机游戏时怕打扰哥哥学习,将手机调成了静音,致使贺美玲听不见闹钟声音睡过头。王久章在蔬菜水果店照看生意,给妻子打了几遍电话让她去接女儿,但都没人接听。一家人怎么也没预料到,小琪再也没有回来。

下课等着妈妈去接你,别自己走。 贺美玲说,明明准备是要去接女儿下课的,但就是没有和女儿说出这句话,是她最大的 失误 。因为当天凌晨 3 点就去批发市场进货,吃完午饭,贺美玲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女儿出门时穿的红色外套,她也误以为是橘黄色外套,但小琪出门前的一句 妈妈再见 她听得很清楚。

这并不是小琪第一次一个人从美术班放学后回家,以前也有过几次。从美术班到 好运来 蔬菜水果店,成人步行只需要 8 分钟,而小琪走得慢,15 分钟左右也是能走到的,即使下课时间延迟,小琪在 3 点半,也是必定会走回店里的。

从来不在外面逗留,得不到父母允许也绝不会去别人家玩。 贺美玲说,自家两个孩子从小养成了好习惯,从未发生过不打招呼就出去玩,父母找不到孩子担心的情况。每天放学,两个孩子也都会在店里打个照面,待上几分钟,再回家里写作业。这一天的反常情况,让贺美玲担心女儿 出事了 ,但她又真的希望女儿是去别人家玩了。 母亲找不到孩子,什么都能想到。

报警、发朋友圈寻人、亲戚朋友一起在小区寻找,终于在小琪 失踪 三个多小时后,小琪的爸爸和二叔借着手机手电筒的微弱灯光,找到了小琪。

发现小琪的位置距离 好运来 蔬菜水果店甚至不超过步行 2 分钟的路程。

小琪躺在小区的树林里,一只脚光着,鞋被扔在不远处,画画的紫色工具包也扔在附近,小琪的胸部和腿上压着两个装着建筑垃圾的塑料袋子。 满脸是血。 小琪的舅奶见到过小琪死后的惨状,她左手弯曲呈抓挠状,眼睛没有闭紧。

脸部、头部受伤严重,颈部有明显掐痕,左侧太阳穴及身上共有 7 处刀伤,致命的一刀在肝脏上。 直至小琪遇害后的第 8 天,家人才看到了她的正式尸检报告结果。小琪死于 10 月 20 日 15 时 28 分。

不到 3 点找一次,4 点半之后又找过一次。 小琪的父亲王久章说。蔡郁超杀害女儿前后,还曾主动来到店里与其聊天,并询问女儿去哪里了以及女儿失踪后有没有找到。王久章当时并未发现蔡郁超有何异样,只是觉得他是出于关心,并未多想。

按照警方的调查并告知家属的小琪的死亡前后的时间为:10 月 20 日 15 时 22 分,小琪从美术班放学后回家时途经蔡郁超家的,被蔡郁超骗入家中;15 时 28 分,小琪被蔡郁超用折叠刀杀害后死亡;15 时 56 分,蔡郁超将小琪的尸体从家中抛到仅一路之隔的小树林中。整个杀害过程,蔡郁超仅用了 34 分钟。

行凶过程中,蔡郁超的手也被折叠水果刀划伤。法医在小琪的尸体中提取的血迹检测结果显示,小琪身上只有自己和蔡郁超的血迹,并未发现有第三人的血迹。

贺美玲夫妇一度认为蔡郁超的父母曾帮忙毁尸灭迹。但是警方在告知小琪家属时曾称,蔡郁超的母亲在儿子行凶后,确实拖过地,但就是正常的收拾家务,其母亲并不知情,尤其是垃圾桶中的血迹,如果不翻,很难发现。

而蔡郁超的父母也确实有儿子在行凶时不在场的证据。10 月 20 日 16 时 10 分,蔡郁超的父亲回家中给他送饭。16 时 30 分,蔡郁超的母亲从大连长兴购物中心生鲜大卖场下班到家。

你女儿出事了,让车撞了。10 月 20 日 19 时,贺美玲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小琪被找到了。 我多希望女儿真的只是车祸,至少她还能活着。 贺美玲的眼泪在眼圈打转,她说。到了小琪被抛尸的现场,看到那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作为母亲,她也未能上前看女儿最后一眼。 就像天塌了,我没有女儿了。

警灯在小琪被抛尸的地点闪烁着,王久章在现场感到愤怒、不解,但也只能是焦急地等待,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能做些什么。

小琪被抛尸的小树林对面就是蔡郁超家。隔着窗户,蔡郁超用手机拍了一段视频,并在 19 时 23 分发到了班级同学群中,视频画面中,王久章也被拍摄进去。

三点多失踪,才找到。、 我家那块大路是死角 、 我把我擦过血的纸扔那块了。法医初定,为奸杀。、 我虚岁 14、 三种可能,1. 知根知底的人;2. 变态狂;3. 酒鬼。 蔡郁超和同学们的聊天记录截止到 10 月 20 日 21 时 17 分,蔡郁超还若无其事地在聊天群内,分析判断小琪被害的原因与凶手。

小琪遇害后的第 4 天,大连警方发布消息称,在小琪尸体被发现 4 个小时后,锁定蔡郁超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到案后,蔡郁超如实供述其杀害小琪的事实。但依据《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加害人蔡郁超未满 14 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公安机关依据《刑法》第十七条第四款之规定,按照法定程序报经上级公安机关批准,于 10 月 24 日依法对蔡郁超收容教养。

我们肯定接受不了,13 岁就随便杀人啊! 贺美玲说,作为死者的家人,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10 月 27 日,大连警方在回复媒体采访时称,目前对蔡某某采取的收容教养是法律框架内最严厉的措施,收容教养期限为三年。

鹏程街 14 号住宅楼是一栋 7 层老式居民楼,外形呈大写字母 L 形状, 好运来 蔬菜水果店位于 L 的短边,而蔡郁超的家,就住在 L 的长边。蔡郁超的家住在一层,阳台一侧窗户改成了门,而楼层单元里的防盗门因为太长时间没人走,墙角已经结上了蜘蛛网。

蔡郁超的家的另一侧阳台是厨房,卧室里放着一张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单人床上的被没有叠。房子虽然老旧,但家中还算整洁。

蔡郁超家中有三口人,邻居称他的父亲是附近一家烧烤店的烧烤师傅,母亲在大连长兴购物中心生鲜大卖场帮亲戚卖海参、烤鱼片等海鲜干货。这家老牌商场虽然位于大连市繁华的西安路商业街,但由于商场一方与商户因搬离价格未达成一致,仍有少部分商户留在卖场经营,客流量小生意惨淡。蔡郁超父母的年纪,和贺美玲夫妇的年纪相仿。

尽然活在世上为啥不好好生活呢?为啥不好好学习呢一寸光阴一寸金。 上面这行有着错别字和断句问题的话,是蔡郁超微信个性签名中所写的。微信昵称为 九尾あ妖龙 ,微信头像是一名男性动漫形象。

蔡郁超在大连第四十九中学八年级某班就读,班级共有 32 名学生,蔡郁超身高 1.7 米左右,很壮实,个头在班级排第二,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他的同桌,也是一名男生。

极差 是同班同学李迪对蔡郁超学习成绩的评价。蔡郁超的多数同班同学都会补课,但蔡郁超却没有。

托管班就在家隔壁,他也能迟到。 一位曾和蔡郁超上过同一托管班的九年级男生说。这个托管班就在蔡郁超家旁边,仅一墙之隔。老师曾让他去隔壁叫蔡郁超上课,但蔡郁超并不愿意去,没过多长时间就不再去了。

介绍蔡郁超去这家托管班的,正是贺美玲。贺美玲回忆称,去年,蔡郁超上七年级时,小琪上四年级。蔡的母亲在一次买菜时,曾询问过贺美玲儿子和女儿小琪放学后在哪里托管,她也想把蔡郁超送到托管班。经过贺美玲的推荐,蔡母也把蔡郁超送到了同一托管班。

以前,蔡郁超也经常帮母亲去贺美玲的店里买菜,与贺美玲夫妇及儿子、女儿都认识。但在同一个托管班学习,是相差 3 岁的小琪和蔡郁超唯一有交集的经历。对于蔡郁超和小琪曾在托管班学习一事,托管班负责人表示没有印象。

小琪就读在离家不远的文苑小学,蔡郁超也是从这所学校小学毕业的。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在明年,小琪也将升入大连第四十九中学读初中。

不愿意和他玩,他说话总带脏字。 和蔡郁超居住在同一小区的一名九年级男生说。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小区里,都很少看见蔡郁超旁边有人和他一起玩,他似乎没有朋友。

而据该小区一位商户老板称,时常能看见蔡郁超和一个比他大的男孩一起买东西,多数情况下都是对方花钱。而蔡郁超一个人来买东西时,也是出手比较阔绰。

因为商店每天都会营业到晚上 11 点半,下班时,小区里很难见到居民了。但据商户老板回忆,有几次他看见了蔡郁超,一个上初中的男孩,已至深夜还不睡觉,更为可疑的是,见到商户老板更是扭头就跑,让他误以为是去自家店里偷东西的。商户老板返回店中查看却并未被盗。

贺美玲也同样见过晚上在小区溜达的蔡郁超。贺美玲的 好运来 蔬菜水果店每天晚上都是 9 点关门,关门后碰见过几次蔡郁超。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睡觉,赶快回家! 出于关心,贺美玲还曾 教育 过几次蔡郁超。

让小区的居民备感后怕的是,蔡郁超曾多次跟踪尾随小区里的女性,包括女孩和中年女性。

小琪遇害后,该小区的一位母亲曾痛哭着向邻居讲述,她的女儿就曾被蔡郁超跟踪过。一次,她 10 多岁的女儿牵着两只泰迪下楼去邻居家玩,回家走到二楼时,就被蔡郁超抱住了,女儿大呼求救,两只狗也叫个不停,正在家中的母亲赶忙下楼,蔡郁超才跑掉。

除了小区里被蔡郁超骚扰过的女性邻居,在学校里,蔡郁超也经常欺负同学,并且还骚扰过女同学。

一位比蔡郁超小一年级的男生说,他的一个长辈的家和蔡郁超家住在同一个单元,在上小学时,他就曾被蔡郁超打过,被打的原因他也记不清楚了。

在学校,老师也拿蔡郁超没有办法。不学习、欺负同学、骚扰女同学,在同学眼里,即使是老师也根本 管不了 他。

对于儿子的教育问题,蔡郁超的妈妈曾和邻居在谈话中,透露儿子沉迷于手机游戏,但她却对如何阻止儿子玩手游深感无力。

小琪去世后,凶手蔡郁超的家的阳台护栏上,系上了白布条和一串串纸钱,稚嫩的小琪的遗像也悬挂在上面。小琪被抛尸的大树上,也挂着白布条,树下放着鲜花。蔡郁超家阳台、门旁的墙上,也被人用油漆喷上了 杀人犯 三个大字。

自从小琪遇害后,不断有市民自发前往她的遇害地悼念,百余束鲜花摆放在小琪的遗照下面。10 月 26 日,是小琪的 头七 ,前来悼念小琪的市民更是伤心落泪,小琪的家人倒地痛哭。

蔡郁超作案后,曾被警方放回家中,同一小区的居民坚决反对,百余人写下 还我小区安宁 字样的条幅,写上姓名、电线 日,又有市民在小琪的遇害地以同样的方式表达希望凶手蔡郁超能够得到严惩。

有很多律师主动找到我们,愿意帮我们打这个官司。 小琪的家人说。受小琪家人的委托,几年前曾担任 李天一案 受害人代理律师的北京田郭律师事务所田参军律师将为小琪的家人向蔡郁超的父母提起民事诉讼,申请民事赔偿。

10 月 30 日下午,小琪的家人与田参军律师在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与办案民警见面。小琪的父母针对女儿被害提出十几点疑问,民警也做出了回应。但小琪的父母仍怀疑蔡郁超的父母对儿子杀人一事是知情的,认为他们很有可能包庇了儿子。

对此,田参军律师表示,其相信警方所告知的情况,但家属仍存有疑虑。当律师和家人向办案民警提出查看案发当天的监控视频、案发现场照片、勘验笔录以及蔡郁超父母的询问笔录和视频时,警方以案件涉密为由并未同意。

推动相关法律进一步完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田参军说。蔡郁超杀害小琪的案件是典型的未成年人心智成熟犯罪意志坚决的犯罪案件。与多年前相比,现在的孩子发育成熟得要更早一些,相对滞后的法律法规要适时做出相应的调整。他希望通过大连 10 岁女孩遇害这样的极端个案,能够推动现行关于刑事责任年龄规定滞后性问题的解决。

下一步,他也将会与更多的专家、学者共同为推动相关法律的完善做一些研究和商讨,防止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青少年犯罪教研室主任皮艺军表示,是否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取决于三个标准的检测:一是生理标准,未成年人的青春期的起始时间是不是在提前;二是心理标准,未成年人对于事物的认知能力是否在提高;三是社会标准,未成年人的社会经验是否早熟。

除了上述标准之外,还取决于对一个社会行动和法律效力的检测,就是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是不是真的可以阻止少年犯罪率的升高。

如果能够推动未成年人犯罪方面的法律更加完善,小琪也算可以瞑目了。 小琪的家人眼圈含着眼泪说。

小琪遇害后,贺美玲的 好运来 蔬菜水果店再也没开门营业,蔡郁超母亲的海鲜干货商铺始终被蓝色格子布盖着无人经营。蔡郁超家客厅和厨房的灯白天黑夜始终亮着,而贺美玲夫妇卧室里的单人床,小琪再也没有睡过,毛绒玩具和书包还放在床头上。

上六年级的女儿本来不用接送了,最近他爸不放心又开始了。 一位前往小琪遇害地悼念的母亲说。影响不止如此,一位房产中介负责人说,小区的二手房销售也受到波及,原本是校区房,只要有卖家就不愁买家,如今却无人问津,销售顾问也不再向买房者推荐这里的房子。

11 月 4 日早上,一位晨练的老人在蔡郁超家另一侧阳台对面的铁栏杆上压腿。在蔡郁超家阳台下的墙面上,画着一幅 立家规 的宣传漫画,上面写着 尊老爱幼、宽容博爱、善待他人、重礼谦让 16 个字,右面画着站在房子旁的一家四口人,最小的孩子是穿着红衣服的妹妹,样子像极了小琪。

幼儿园中毒去世 究竟是怎么死的?近日被大家关注的珠海幼儿园疑似老鼠药中毒的男童已确认去世,并且该幼儿园当前已被查封,当记者前往调查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

9岁男孩小区遇害 究竟是怎么死的?负责管辖此小区的雨花亭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表示:此事发生在11月5日或6日,目前行凶者已被抓获。

软银亏损65亿美元 究竟是怎么回事?孙正义终于披露了软银集团对WeWork和Uber Technologies Inc 的投资造成的损失。

MK双11逼宫Coach 究竟是怎么回事?来自美国的轻奢品牌MichaelKors正在谋划发起一场针对“前辈”Coach的“战争”——这两家价位相似、风格相同、定位同属“轻奢”的美国品牌,分别属于两家奢侈品集团;而迅速扩大的中国轻奢消费市场,正在成为奢侈品巨头财报上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