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2019

去官之后,年纪尚少,顾视同岁中,年有五十,未名为老。内自图之,从此却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与同岁中始举者等耳。故以四时归乡里,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绝宾客往来之望。然不能得如意。

后徵为都尉,迁典军校尉,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

每个人对于曹操应该都或多或少有些自己的理解,这个三国时代充满争议的霸主、奸雄,带给了我们太多争论太多谜团,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每个人其实都是多样复杂的,每个人在别人眼中,也是会有很多不同的形象的,其实在我看来,曹操更像一个悲情的浪漫主义人物。老样子我们从头开始说起。

太祖少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其叔父数言之于嵩。太祖患之,后逢叔父于路,乃阳败面喎口;叔父怪而问其故,太祖曰:“卒中恶风。”叔父以告嵩。嵩惊愕,呼太祖,太祖口貌如故。嵩问曰:“叔父言汝中风,已差乎?”太祖曰:“初不中风,但失爱于叔父,故见罔耳。”嵩乃疑焉。自后叔父有所告,嵩终不复信,太祖于是益得肆意矣。

年少的曹操很像一般的暴发户子弟一样,只知道飞鹰走狗。不过他虽然放荡,习武读书倒是没落下,只是没干啥正经事。当然,这段任侠放荡,阳光灿烂的日子,风评并不好。

然而年少的曹操就已经展现出了机警和权术就显得很可怕了。什么样的成长环境,会形成机警的性格?回答是:鄙视和危险。生于忧患,曹操的少年时代,离快乐两个字是有点远的。

中国古代的门风是很看重出身的,曹操这样出身宦官之后的纨绔子弟,是很容易被周围各种世家子弟轻视的,即使那个人是曹操的玩伴——袁绍这样因为庶出而同样被族人轻视的世家子弟,依然会看不起曹操这样的宦官之后。

然后对于这个加入自己家门下的外家小子,曹操的叔父(我认为此人是曹腾本家的人)也是极其不对眼曹操的,于是就经常找麻烦,然而“机警”的少年曹操用自己的“权术”处理了这个问题,虽然这件事经常会被后人拿来调侃曹操从小就不是个好东西,诈病来坑叔父。

但是在我看来,一个小孩是被周围逼迫到什么程度才会需要动如此脑筋来保护自己?况且一个小孩生病了,叔父去告诉他的父亲,本来似乎是显现叔父爱护子侄辈的事,却在曹操父亲在此事之后,变得不信叔父打曹操小报告的因果关系下显得非常突兀,叔父真的只是告诉曹嵩曹操中风了而已吗?

在洛阳当北门部尉期间,曹操棒打权贵,上书皇帝,要求打击外戚,言词很直白。可惜上书不用,对仕途失望,最终沉默。

到这里,就很奇怪了,一个放荡任侠,四处惹事的暴发户二世祖,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海瑞?关键还是个有脑子的海瑞?

通过曹操当官时这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曹操对自己年少时期那个风评极差的坏小子形象是不满意的,当官之后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和少年时期的自己划清界限,并且告诉所有人,那个洛阳城里的浪荡子已经长大了,懂得荣辱,知晓进退,未来会努力成为大汉朝的忠良之士。只是很可惜的是,未来的“治世能臣”,已经看不到治世了,当时的大汉朝廷,面对外戚和宦官的多重打击,已经不能容忍这样一个热血青年的搅合了。

当年的热血青年死去了,曹操天生的警惕心拯救了他,让他在韬晦和忍耐中避开了祸端,许攸等人谋立合肥侯,废灵帝,这个时候曹操因为不事权贵,敢作敢当已经有了一些声望,许攸的密谋集团找到了曹操,然而曹操拒绝了此事,之后果不其然,密谋失败。曹操拒绝密谋的文辞被史书完整收录,流传至今。因此曹操的忠心被世人所知。

然后西北叛乱,凉州兵祸连绵。曹操再一次被征召,加入西园八校尉,对于曹操来说,这似乎代表了他获得了皇帝的认可,接下来或许将有一番作为。但是命运的吊诡才正开始,不久后灵帝就死去了。

接着,西园八校尉的头目蹇硕(是宦官)被杀,大将军何进掌握了实权。紧接着,京城爆发内乱,何进与宦官的矛盾白热化,曹操再一次挺身而出,向何进提出了相对温和的策略,被袁绍激进的进言和行动所妨碍,当时何进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理宦官的时候,袁绍已经开始散布何进要杀绝宦官的流言,并征召各路武人入京,导致宦官铤而走险,刺杀何进,之后袁术又杀掉何进弟何苗。

紧接着董卓入京,诛杀宦官,大汉王朝的统治中枢被摧毁,曹操刺杀董卓未遂,逃亡出京。曹操再一次被挫败了。他一心维护的东西,不管是他心中的清正,还是朝廷的威严,此时都已经被宦官、袁绍、袁术、董卓等人践踏的荡然无存。然后,曹操经历了一件并不太起眼,却是他人生中影响重大的一件事。

曹操杀死了吕伯奢。在此之前曹操对付的,都是国家蠹虫,不法豪强,他可以豪不愧疚的杀死他们,因为曹操自己是清正廉洁的,可是这一次,仅仅是为了自保,那个“机警”的性格却陷他于不义。这件事也经常被很多人拿来说明曹操的奸险多疑,以及不顾道义,但是真正抛开三国演义来看,史书上这句“凄怆曰”,还是看得出此时曹操那种大错已成,无奈又悲凉的心境,杀第一个人是最难的,接下来的人生,曹操还要杀许多人,他们当中有许多也是无辜的,但是为了活下去,为了自己的抱负,只能“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紧接着军阀四起,但是曹操依然认为汉朝廷还是可以挽救的,回乡之后变卖家产,募集乡勇,好在曹家夏侯家还有点势力,很快就形成规模,然后联络诸侯讨董,任奋武将军。

在讨董的战斗中,曹操奋勇战斗,同样奋战的诸侯却只有孙坚一路。其他各军阀心怀鬼胎。董卓烧毁洛阳迁都长安,袁绍等老油条都按兵不动,曹操独自追击,不过很可惜,被徐荣伏兵修理成狗,要不是曹洪让马几乎连命都丢了。

诸君听吾计,使勃海引河内之觽临孟津,酸枣诸将守成皋,据敖仓,塞轘辕、太谷,全制其险;使袁将军率南阳之军军丹、析,入武关,以震三辅:皆高垒深壁,勿与战,益为疑兵,示天下形势,以顺诛逆,可立定也。今兵以义动,持疑而不进,失天下之望,窃为诸君耻之!

面对袁绍等人的皮里阳秋,这个时候的曹操,我相信是绝望而愤怒的,对于本来有望重振汉朝廷中央的讨董之行,也彻底让曹操看清了诸侯们的嘴脸。

在这里我们停一下,我想问一句,在曹操到此为止的生命里,正向的鼓励究竟有多少呢?应该说很少。

曹操的前半生,在志气不申中度过。儿时,天下莫之许也。青年,朝廷解体,皇权不振,宫廷连环政变,董卓专权,讨董时,周围的目光莫不包含着戏谑和背叛,当曹操鲜血淋漓地回到酸枣打算再战的时候,不报以幸灾乐祸的诸侯又有几个?

不久,曹操属地的陈宫发动叛乱(历史上陈宫既没有当过中牟县令捉放曹操,也没有目睹曹操杀吕伯奢而离开他,本身陈宫就是兖州东郡人,帮助曹操当了兖州牧,之后陈宫就是曹操的下属),整个兖州抛弃了曾经用鲜血保卫他们的曹操。和人中吕布对峙,三军缺粮,不得不放任部下劫掠,以至于率兽食人。可以说,曹操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被乱世那种惨烈的斗争,凶险的人性给塑造成最后那个奸雄的样子。

前面说过了,曹操出身很低,在同袁绍等一班二世祖一同成长的过程中,曹操心中浓重的自卑感一直无法消除。他游乐放荡也好,忠于王事也罢,这种感觉始终折磨着他。但是另一方面,这种自卑又引发了曹操疯狂的上进心,在练武,学文的过程中,曹操的军事,文学天赋逐渐显露,让他不再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相反,在同袁绍这群二世祖后来相处的日子里,曹操对这些出生高贵,却满腹心机的同伴,慢慢产生了一种鄙视和孤独感。他出身宦官,却同士人的儿子混在一起,他一心报国,身边这群人却包藏祸心。这种孤独,自卑,鄙视,自大的复合心态一直伴随着他,有一天,他遇到了刘备和关羽。那个时候,曹操仿佛看到了知己,看到了同类人。

这既是一种坦诚,也是一种试探。刘备惊骇万分,随即用打雷掩饰过去。曹操对刘备是惺惺相惜,可是对于刘备来说,这种试探,实在不敢回应,这也是一个机警的人。这之后,政见的不同使曹刘很快决裂。

时值官渡之战前夕,刘备斩杀车胄,威胁到曹操侧翼,曹操随即率精兵东征刘备,一举占领沛县,收复徐州,转攻下邳,并迫降了关羽。刘备全军溃败,仅带少数兵马逃往河北投奔袁绍去了。曹操对刘备的快速打击,可以说是一种赞赏,在此之前,想来诸侯间没有谁会如此看重刘备的军事意义。

刘备真是我的同类,可惜得计谋太晚,赤壁之后,曹操从华容道逃脱,此时刘备已经成长为足以威胁到曹操的势力,曹操的后半段人生,几乎就是这样看着他最忌惮和欣赏的人,一步一步走向和自己在汉中势均力敌的地步,像是宿敌间的惺惺相惜一般,这种敬重、欣赏对手的态度,证明曹操心中那个英雄梦还没有消失。

这句话可以想见,曹操对关羽评价已经高到了何等程度,曹营有许多降将,关羽的待遇却是独一无二的,一来曹操就给个偏将军,汉寿亭侯,这是一个很多将领征战厮杀一生也爬不到的位置。可以说,能给关羽的,老曹都给了。

关羽、张飞皆称万人之敌,为世虎臣。羽报效曹公,飞义释严颜,并有国士之风(这个评价极高,萧何评论韩信国士无双,这个评价强调了关羽的军政才干,说明关羽并非典韦许褚这样的单纯勇猛斗狠的武将,而是像韩信一样是可以匡正国家的文武能臣)。

在曹操眼里,关羽就像是自己完美的一个梦。他俩都出生不高,才华横溢。他们都对军旅生活抱有憧憬,从小有着建功立业的英雄梦。他们都鄙视士大夫,爱惜士卒。他们都是读书人,热爱左传,热爱孙子。甚至都喜欢人妻(攻下邳时关羽向曹操请要吕布部将秦宜禄的老婆杜氏,曹操本来答应了,后来耐不住关羽一再叮嘱,好奇心亲自去看了一下杜氏,结果就自己纳了)。关羽形象伟岸,声若洪钟,爱惜士卒,藐视士大夫,谋略长远,善于策划和指挥,也深得军心。

面对这句话,当时已经完全被乱世的各种背叛磨练的铁石心肠的曹操,却可以看到自己一心向往的这种忠义就在自己面前发生着,而曹操对于这种忠义又完全采取了鼓励,赞许的态度。有时候,曹操不愿意承认刘备的魅力,以及关羽对刘备的感情,但是在种种试探(封赏和交心)后,关羽的大义让曹操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我想要做却做不到的人。我愿意使这个英雄变得完美。于是曹操甚至不惜用纵敌的行为来完善了关羽的完美。

一句苍凉而大气的话,关羽从一开始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并且努力坚持自己的操守,有始有终。而历史注定曹操从一开始就在走向扭曲,最终变成一个自己不想变成的人,但是心中的那个“汉征西将军曹侯”的英雄梦却因为关羽而没有磨灭。

其实比起早作准备的袁绍,袁术等人来说,曹操本无割据自立的本钱和打算,特别是,与袁绍相比,当袁绍在沽名钓誉,阴养死士的时候,曹操在扫荡豪强。袁绍在洛阳煽风点火,巴不得天下大乱的时候,曹操在勉力维持。袁绍在战场上皮里阳秋,吞并同僚的时候,曹操在浴血奋战。袁绍在密谋拥立刘虞,甚至自立的时候,曹操在兖州血战黄巾。等到袁绍布局完毕,携带大军南下,同曹操决战的时候,曹操兵微将寡,无人看好他,但是,没想赢的,最后赢了。一直图谋不轨,为自己做打算的,却输了。

虽然曹操在战场上屡建功勋,但是很可惜的是,曹操一生中最重要的关键词,仍然是背叛。背叛他的多是他尊敬,看好,友爱的人,陈宫,刘备,荀彧,以及官渡之战那场决定谁能问鼎中原的战役中,几乎没有人相信他能赢,背叛他的人可以排队排到几公里以外,他只能选择视而不见,最后一把火烧掉那一堆通敌袁绍的书信。

很多人喜欢拿这个来说明曹操多么奸险,可是究竟要经历多少次背叛、行刺、暗杀之后,才能够琢磨出这种自保防身之法?

究竟是被政敌攻击挤兑到什么程度,才需要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做出这种辩白?关键还没人相信。

可以说,后来的曹操,对于身边人的人性,操守,是没有什么信心的。但是他心中光明,正直,忠诚的那一面,又到死都没有能够泯灭,否则,他又何必止步在皇位一步之遥。

曹操性格中光明的一面,几乎都献给了最后走到他对立面的人。他在刘备,关羽,荀彧这些人身上,还看到了些许自己的影子,类似的壮志,可望而不可及的忠义,以及为某个大志去奋斗和牺牲的热忱。当他和这些人决胜疆场、对垒阵前的时候,他不会痛苦,这是他看得起的对手,也许和他一样孤独。

以后的日子里,迎接他的只有理所当然的衰老,无力回天的战败,杀而不绝的流言,此起彼伏的叛乱,以及格局已定的三国鼎力局面。穷其一生,曹操既没有能够削平天下,也没有能够让汉朝得以复兴。他所作的,就是维持,维持局面的苟延残喘,维持一个已经失去经济基础的残破制度,仅此而已。

对于曹操来说,他心中的理想的英雄人格在那一刻轰然破碎,那个活在曹操心中的,汉征西将军曹侯彻底死去了,他杀死了内心中那个崇高的自己,也杀死了长期以来激励着他不断前进的英雄梦。

关羽一生无悔,死得其所,他的墓碑上注定要刻上那些华丽的头衔,从汉寿亭侯,前将军,到我们熟知的武圣大帝。

曹操他是魏王,魏武帝,却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汉征西将军曹侯了,曹操一步一步,在这个英雄辈出的乱世走向他从来没有指望过的王位,甚至皇位。

事实上在我眼里,除了对“皇帝”的恭敬不恭敬的问题外,我觉得曹丞相其实和诸葛丞相差不多,都是代皇帝行皇帝之实,可是怎么名声怎么差那么大呢?本来我一直不了解为什么。在我拜读了一些其他的朝代历史之后,我想我可能找到了自己的答案,每个人理解不同,我只是说说跟大家分享。

南北朝时期,西魏权臣宇文泰,死后其子宇文护完成杀皇帝帽子戏法,最后宇文邕出马推了本来的皇帝建立北周。

五代时期,后汉臣子郭威,后来推了本来的皇帝建立后周,而且他比赵匡胤先实行“黄袍加身”的“典故”。

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看老曹死后没几十年的时候,曹魏权臣司马懿,死后司马师司马昭什么的大家都太熟悉了,后来司马昭儿子司马炎推了本来的皇帝建立晋朝。

这一路看历史看下来,我知道,一定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类似的事情,只是我还没有接触到。对于后世的统治阶级,如此这般的行径自然是要坚决抵制和批判的。

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实际情况,但是曹操这里,其实挺无奈的,如果汉献帝真的是中兴之主的话,也许曹操也就乐得当个治世能臣了,然而汉献帝并不给力,这也就罢了,手底下那群“前朝遗老”还整天搞小动作,说难听点其实就是放不下自己那点政治权益,汉朝那几百年的外戚遗风。

曹操有自己的一套班子,而这群人是掌握实权的,他们和汉室那群“前朝遗老”实际上是有利益倾轧的,曹操活着的时候这群人都已经各种大叛小乱让人不安生了,曹操要是死了还不给拉出来鞭尸,所以老曹活着的时候只能牢牢握住手里的权力,为了给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嫡系一条活路,不至于有一天被人反攻倒算,也只能自己开府自治,走上魏王的宝座,然而他的好儿子最终还是走了那最后一步,这未必是曹操的本意,然而曹操也未必没有料到这一步,但是,曹操人都死了,还能说什么呢,至少曹操活着的时候当了一辈子的汉臣,曹操在的时候,汉室并没有灭,那个原本南北奔命,食不果腹的汉室皇帝也没有亡。

曹操的一生,极度孤独。也充满恐惧,曹操身上的无奈,就像是那个年代整个华夏的无奈。他力图维持的帝国统一,很快毁于司马氏的乱政。他力图坚持的法家集权,很快崩毁于自己儿子喜欢的九品中正。他一心想坚守的大汉的武功和帝业,最终为南下的胡人所荼毒,曹操用自己的一生书写了那句话——

写的很好,曹操和刘备一样都是个矛盾的雄主。他们很多时候向往忠义最后却又玩弄忠义。曹操的残忍,刘备的厚黑其实即是时代的悲哀又是时代的光彩。有些人要么喜欢把曹刘吹的神乎其神,仿佛一点错或阴暗都不能有,还有人恨不得把两个黑的体无完肤。不过按说老曹的忠诚是时代的扭曲让他有志难报,还是随着权利的游戏,周围的班子和自身的野心让他难以割舍,已经没法有一个确定的结论了,或许两者都有吧。同样刘备也是。毕竟老曹动不动就题周文王,有什么天下归心的。刘备按演义说法更是从小就有当皇帝的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olspsanalytics.com/,弗赖堡队